按Ctrl+D即可收藏今日月球 最新天下奇闻异事任君分享!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月球趣事 > 奥尔德林:给了谣言制造者一记响亮的耳光(图)

奥尔德林:给了谣言制造者一记响亮的耳光(图)

来源:今日月球 | 发表日期:2015-01-11 | 点击数:

更多

导读:1963年奥尔德林入选NASA宇航员,后成为“阿波罗8号”替补指挥长;1969年7月20日,奥尔德林作为“阿波罗11号”宇航员,与阿姆斯特朗一道登上月球的土地。

奥尔德林:给了谣言制造者一记响亮的耳光(图)
1930年1月20日,奥尔德林出生于新泽西州的蒙特克莱尔。1951年年仅21岁的奥尔德林以年级排名第三的优异成绩毕业于西点军校,参加朝鲜战争后,重返校园,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获载人航天专业博士学位。

  1963年奥尔德林入选NASA宇航员,后成为“阿波罗8号”替补指挥长;1969年7月20日,奥尔德林作为“阿波罗11号”宇航员,与阿姆斯特朗一道登上月球的土地。

  月球归来后,奥尔德林成为国际亲善大使,并获得总统自由勋章。

上世纪90年代初,奥尔德林先后从NASA、空军以及爱德华空军基地试飞学校校长等职位退位。但他仍马不停蹄地奔忙于航天领域的前沿,1993年,奥尔德林获美国永久空间站设计专利;并成立了数家与航天相关的机构,其中有:火箭设计公司,卫星助推器公司以及共创航天基金会,后者致力于将太空旅游这一当前只有富翁涉足的时髦项目平民化。与此同时,奥尔德林博士辛勤笔耕,他先后出版了《The Return》(返回),《Space Flight》(太空飞行)等描述未来太空旅游,勾画人类如何戏剧般地开拓太空新边疆的科幻小说。奥尔德林还担当多座大学名誉教授、电视媒体嘉宾主持人;并参加了纪实电影《从地球到月球》(From Earth to Moon)的拍摄。

  奥尔德林和他的妻子路易斯现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莫妮卡(Santa Monica , California)。

  机智沉着和团队精神

  “秃鹰”降落月球时, 奥尔德林用随身携带的圆珠笔将不能正常打开的舱门挑开头发丝粗细的一条小缝, 使舱门得以开启。阿姆斯特朗准备出舱,由于“秃鹰”舱空间过于狭小站不起身来。奥尔德林告诉他:“OK,……你头往前,然后向我这边来点,再往左边来点,再坐得直一些,你的空间足够了……你朝平台上移一点,左脚向右边挪点,再往左边来点……”

  当时,阿姆斯特朗迈出舱门,登上寂静的月球。奥尔德林等在“秃鹰”内也急着下来,渴望尽早加入阿姆斯特朗的行列,当时他喊道:“尼尔,你是否准备好了让我出来了?”阿姆斯特朗的回答是肯定的,于是他走下旋梯。

  奥尔德林说,“踏上月球表面,我惊呆了,这时太阳已落山,天空出奇的黑,‘秃鹰’发动机已关。四周静极了,只有迈步时宇航服发出的摩擦声,甚至听不到自己在面具里凝重的呼吸声。时间仿佛凝固了,景色太美了,这真是绝美的荒芜啊!”

  “月球表面土壤很松,但当你踩得深一些时,就会感到脚下越来越坚硬的土壤。靴子踩上去留下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印子。当我开始迈步时,一个小小的半圆形的尘土在我脚前徐徐散开,很奇怪,因为在地球上,尘土不是这样飞扬的,地球上有时是溅起来的尘土有时是沙子。在月球上,因为没有空气,这些尘土缓缓游走,所以尘土飞起,又在同一时间落下形成美丽的半圆。

  “我试图将我所见所闻组成文字,但在月球上太困难了!”奥尔德林加重了说话语气,——“难于你所见过的一切。我只能用不真实,如同在梦中来形容这一切!”

  “很难预测你何时会失重”

  当奥尔德林和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他们在月球上拍摄的照片一直在吸引着世人的关注,也包括对照片真伪的质疑。其中有一张是一名宇航员站在美国星条旗旁,旗帜似乎在迎风飘扬,天幕是一片黑色,不见星星。奥尔德林说:星条旗旁的宇航员就是我。

  很多人质疑奥尔德林和阿姆斯特朗在月球走路应该很快,但传回的电视画面却显示他们的步伐缓步——和在地球上行走并无多大差异。奥尔德林描述了真实的情况:“如果你们记得我们发回来的电视图像,你们就会记得我在试图展示不同的行走姿势。我在摄像机前来回走,我试着象大袋鼠那样的跳,然后由于惯性,跳几步就得变换一个方向,我发现最好的方式是缓步前进——先迈一脚而后再迈另一只脚,而不是象骏马那样一二、一二地疾驰。”

  他接着说,“那张我站在星条旗旁的照片,我的身体有些前倾,这是因为我背的背包的缘故。在月球上,很难预测你何时会失重,当你向一边或另一边倾倒时,你很容易跌倒,但同时也很容易用双脚着陆。月球表面是如此容易踏上去,是如此的自然化,估计任何一个人都会适应。”“月球上的低重力给游走带来了极大的方便,这的确是一个极好的环境。”

  “在那一刻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盯着我们”

  奥尔德林感觉在月球上的时间是如此有限,以至于没有时间去享受伟大而美妙的时刻。

  “当我们在月球上时,我们没有时间品味每时每刻,看上去好像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如此的伟大,以至于我们感觉有些超现实。当然我们不是借一时冲动来做纯粹的旅行的,我们有我们的任务。在那一刻我意识到一切的一切都被我们远抛到38万公里以外了。同时这里的一切以及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被千秋万代记录下来。” “我突然感觉到好像是一个三、四年级的孩子忽然被叫到台子上,要求面对全校师生背诵葛底斯堡宣言。他不能在意周围的一切,他只能将精力集中在他所做的事情上。事实上正是如此,在那一刻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盯着我们,如果我们做错了什么将会悔之不尽。”

  “回想起来,我仍然记得我们停留的时间太短了,当离开月球的时间进入倒计时20秒的时候,休斯敦控制中心传来了命令:‘保持安静,准备起飞!’我回答:‘遵命,我们已进入跑道。’” 奥尔德林说:“在那一刻,我清醒地意识到我们已成为第一。”

  “可以在月球上圣诞节,也可以在火星上过新年”

  奥尔德林建议人类现在可以开始探测火星的工作。他说,“月球是可爱的,但那毕竟是我们辉煌的过去。”

  “我们现在应该着眼于火星——探测火星,我们眼光应放得远些更远些。我们将来可以在月球上圣诞节,也可以在火星上过新年。这对许多人来讲是天方夜谭,但我认为它们都可以实现。我的《返回》(Return)一书写的是载有NBA超级球星的航天飞机被印巴战争的氢弹击中进而殃及在空中运行的卫星和国际空间站……”

  奥尔德林已经开始了现实的行动,他计划通过彩票筹钱的方式来发展太空旅行。

  “这虽然是科幻小说,但一切均有可能,一切均能变成现实。我的‘共创航天基金会’就是通过彩票计划集资一千万美元,用来发射航天飞机,使彩票中奖者成为太空旅客,而每个买彩票的个人只需投入10美元,就有机会赢得亚轨道的旅行,中大奖的人还可获得许可进入太空站。我计划在未来的15年建成人类第一个由太空站改造成的太空旅馆。旅馆内设有氧吧和赌场,未来总会有一天人们象等待登上加勒比海游轮旅行一样,排队等待进入太空旅馆。”

  给了谣言制造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从月球归来后,奥尔德林经历了一段人生低谷,有人质疑人类第一次登月的真实性,认为登月是假的,是导演出来的。当时的怀疑主要是针对他们插在月球上的美国国旗,怀疑者指出,月球上没有空气,没有风,旗子怎么会飘起来?(事实上那是他们事先将一面旗子用钢丝固定住以求达到迎风招展的效果)奥尔德林掩饰不住对这种无视事实的不实之辞的愤怒,给了谣言制造者一记响亮的耳光。在这之后,奥尔德林的结发妻子离开了他。

  多年后,意大利籍的斯坦福大学高材生露易丝来到他的身边。

  1988年,奥尔德林和露易丝喜结连理,他们这个重新组合的家庭一共有6个孩子。其中他最引以为骄傲的是他的儿子安迪-奥尔德林,他目前是波音公司的副总裁,负责运载火箭。“他可以说是我航天事业的接班人,可惜他生不逢时,没有生在我们那样英雄辈出的年代,否则他会更有出息!”对此,奥尔德林不无遗憾。(文/温燕)

  《美国宇航员回忆登月》系列稿件系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航天政策研究院高级访问学者温燕女士授权使用,其他媒体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标签: 最新资讯请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精彩推荐

CopyRight© 2015 www.todaymo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111111号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照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本站,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